碧海舍人w

假装自己有三日月。
……妈的好苦哦。

突然脱裤子(不是
露大腿多美好。

东北审:٩(๑ᵒ̴̶̷͈᷄ᗨᵒ̴̶̷͈᷅)و绿河你鼓捣那么多布搁身上咋干仗,麻溜儿的脱了。

一些小伏笔。

  没看完11章的不要进来!没看完11章的不要进来!没看完11章的不要进来!
  
  
  
  




























――――――――――――――――――――――――――――――――――――――――――――――――――――――――――――――――――――――――





  
  
  
  
  
  
  
  那我发了哦?
  
  
  
  
  

  
  
  

  
  
  
  
 ――――――――――――――――――――――――――――――――――――――――――――――――――――――――――――――――――――――――

  关于背后的小伏笔:
  
  第七章:安定说次郎“大概还在手入室”。
  第八章:酒壶上金色的绳子(详见次郎立绘);审神者跟小夜说“有复仇的意味”。
  第九章:交给小夜的布包;太郎拿起包袱后的停顿。(里面是碎裂的……嗯。审神者捡回来的。太郎熟悉次郎的气息。)
  第十章:小夜所想“次郎正在本丸等太郎回去”的暗示;太郎小心地系紧了包袱。
  第十一章:捎给太郎的“政府快递”(用小红本换的刀剑修复道具,具体是啥咱就不提了);政府给的任务;给政府的小红本(内部收集的情报);太郎夺过次郎的酒碗(因为刚修复好)。
  
    (ง ˙o˙)ว 顺便提醒大家,千万要爱护自家刀剑,没带御守的话不要重伤前进,万一出了事儿得多心疼啊。爱护刀剑人人有责呀wwwwww

◈东北那个本丸儿(十一)次郎

  ◈回归日常风!
  本章内置一只会唱歌的长谷部!带声儿的!(误
  讲述了一个来自东北的婶婶和本丸里刀男人们的日常故事٩(*´◒`*)۶
  
  
  
  
  
  
  
  审神者穿着干净的衣服,头一次亲自躺在手入室的床上。
  据太郎他们说,审神者红着眼睛拿小夜左文字杀了一个薙刀一个大太刀。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不科学的打击值,审神者就在短刀们担心的眼神中,不得不当面表演了一次摘美瞳。
  “啥?你说这个红哧啦鲜的玩意儿啊,要混进贼堆儿里咋着也得变个样儿吧。”审神者一摊手。
  “主人回来时身上还有好多血……”五虎退紧紧抱着怀里的小老虎。
  “都是别人儿的血,就那帮杂碎,我半拉眼珠子都瞧不上。”审神者很是威风地一叉腰。
  “可您当时还昏迷着。”秋田从一期身后走出来。
  “那是咱跟那帮山炮溯行军闲嘎嗒牙的时候……那啥,一个不留神儿喝高了。”审神者的声音忽然弱了,仿佛是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药研见大家询问得差不多了,拿出了医药箱:“一期哥,带着小孩子们先出去吧,我给她检查一下身体。”
  “别介,等会儿着一期,”审神者叫住了打算走出去的一期,“上大门口儿那旮瘩收个政府来的快递,捎给太郎。”
  “我知道了。请您安心休息吧。”一期一振点点头,轻轻关上了手入室的门。
  
  
  审神者一扭头就对上了寒光闪闪的手术刀,药研拿着刀在审神者身上来回比划:“大将啊,你说是挖了这个肺好呢,还是截了这只胳膊好?”
  “嘎哈呀……别介啊大兄弟我上有老下有小啊!上到几千岁下到一百来岁的刀都指望咱养活呢!”审神者的头立刻摇成了拨浪鼓,眼睛里还闪烁着泪花。
  “行了大将,别装了,乖乖闭嘴,药效快没了。”药研从审神者手里接过一个小红本,装在口袋里:“就带回了这个?”
  “那是给政府那边的。”审神者看着药研把身后的一台台仪器接上电,检查着连接情况。
  “我跟你讲,真真儿的是贼拉疼啊。这次政府给的任务可真……啧。”审神者数着天花板上的白色菱形格子,恍惚间眼前又分裂出越来越多的格子,层层叠叠的混在一起数不清楚,索性闭上眼睛,任由药研给她打了几针。
  药效一点点流失,暂时复原的伤口又撕裂开,但没有太多血液涌出。
  针头从皮肤里拔出后,没有想象中困倦的感觉,涌上四肢百骸的是泡在冷水里般的冰冷麻木感,胃里还翻腾上一股恶心。
  时之政府那边给的啥破药啊。
  这是审神者脑海里最后的想法。
  “偷拿我药剂的事,仅此一次,这次就放过你了,大将。”药研自顾自地说着,手上已经开始熟练地处理外伤,仪器里接连传出了冰冷的机械女音,不停地报告着病人的各项指标。
  
  
  审神者醒来时已经是十多天之后了。多亏有医疗仪照顾这具身体,除了嘴里直发苦外,身体并没有其他过于不适的地方。
  头顶的仪器“叮”地响了一声,刺目的黄色灯光自动亮起,审神者有种在微波炉里被加热完毕的错觉。
  机械女音说了一句“恭喜康复”后就没了动静。伸手摘下呼吸面罩,活动了一下躺得僵硬的身体,脚接触到地面的感觉像是踩着棉花,头沉重得灌了铅一般。在屋里四处看了看,没有时钟。
  “啥时候了呢。”审神者走出了手入室,屋内除了手入室里的灯光外,漆黑一片。借着月光走到门外,似乎有火光在远处的庭院里明灭着。
  走着走着就听到了庭院里传来了打拍子的声音,似乎还有某个土佐口音的家伙在大声起哄,随之传来的是众人越来越多的欢笑声。
  绕过屋子的转角,审神者终于看见了堆得高高的篝火,刀剑们围成一圈坐着。骨喰从鲶尾手中接过一根木柴填进篝火里,堀川拿着印有“兼先生最帅”字样的小扇子给和泉守扇着风,太郎伸手夺过次郎的酒碗,梳着单马尾的青江正和陆奥守拉着不停挣扎的长谷部走向中间的空地,其间石切丸不知道拉住青江说了什么,青江又附到长谷部耳边说了句话,长谷部瞬间安静,犹豫一会后点了点头。青江面向众人拍了拍手,全场肃静了下来。
  
  
  (此处请打开b站av1967629后台播放同时看文。)
  
  
  长谷部穿着一身紫藤色的浴衣,在众人的注视下清了清嗓子,一旁的不动行光跑到中间,蹲下来按下了录音机按钮,又蹦蹦跳跳地跑回短刀那边坐下。随着舒缓的和风音乐响起,长谷部轻轻闭上双眼,缓缓张口。
  与平日里一本正经地报告的严肃声音截然不同,不远处传来的歌声温柔得有些不真实,篝火暖橙色的火光投在他的侧脸上,包围住他的全身,温和的火光映得那张习惯性绷紧的脸也柔和了不少。此时此刻,他只是在众人中间闭目站着,就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心。再靠近一些后,还能清楚的看到他身上浴衣柔软的边角,微微地飘动着。
  厚藤四郎偶然回头时看到了走近的审神者,藤四郎家的孩子们纷纷看向她的方向,一期一振随即对他们比了个“嘘”的手势。
  这时忽然有片片落樱从树上落下,刚好被吹向长谷部的方向。树下的龟吉仰着头,好奇地看着正趴在树上开心地摇树枝的浦岛,和下面摇着另一棵樱花树的长曾弥。雪白的樱花瓣乱舞着飞过长谷部身侧,最后轻飘飘地落到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在火光下像是要燃烧起来。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人群外围,经过众人默默让开的通道,审神者走到了闭目唱歌的长谷部面前。对方毫无发觉地唱完了最后一句,在一片鼓掌声和喝彩声中睁开眼睛。
  第一眼所见的就是,面前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女,正歪着头微笑地看着他。
  “那、那个,主人你,醒了啊。”长谷部显然是吓了一跳,看到对方点头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没想到是真的啊,我还以为青江君是随便说说的。”长谷部看向比了个“Yes”手势的青江。
  “绿河说什么了?”
  “他说,如果我的歌声能传达到您的身边,或许您就会早点醒来了。”长谷部如实复述了一遍青江的话。
  青江立刻指向坐在今剑旁边的石切丸:“他让我说的。”
  “因为长谷部君这些天一直守在主人身边,我觉得用这样的方式,能让他心中的忧虑减少些。”身穿深绿色浴衣的石切丸坦然地说道。
  青江扯了扯浅绿色的长衬衫:“男人真是鳝变的啊,昨晚和我在床上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石切丸的嘴角抽了抽:“……那是手入室的床。”
  审神者好奇宝宝似的发问:“请问二人手入室play是怎样的感觉呢?”
  背后歌仙兼定刀子似的眼神投了过来。
  “明天开始不用抄普通话养成了,从江雪那里借本清心咒,写不死就往死里写。可以吗江雪君?”
  江雪双手合十:“善哉。”
  
  
  
  
  
  
  
  
  
  
  
  
  (舍人碎碎念:
  感谢大家扔来的小红心小蓝手!
  逗比东北婶儿终于回来了。以及长谷部沼民们请务必去听啊(单曲循环中的我
  关于标题和这次搞事背后的故事,以及hsb的歌,请走评论链接。

◈东北那个本丸儿(十)太郎

  讲述了一个来自东北的婶婶和本丸里刀男人们的故事٩(*´◒`*)۶
  蛇精病文风的lofter初作,基本上就是练手。写得不好的话真是万分抱歉(土下座
  并没有乙女和腐要素。
  ◈本章有原创刀剑注意。
  
  
  
  
  
  精准地接住横扫而来的薙刀,一用力将相接的长刀挑到一边,轻盈地收回。手持古银色腰刀的少年拉起跪坐在地上的审神者:“躲到我后面去。”
  回应他的是审神者颤抖的声音:“已经……动不了了啊,雁翅,腿大概被砍断了?哈哈……”
  护在重伤的少女面前,雁翅再次用刀头挑开薙刀的全力一砍:“你该不会、就这样一个人跑来的?”
  “狐之助……带小夜去、去找他们了。”浑身沾血的审神者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又重重跌落回地上。
  “有人来就行。”说完最后一句话,雁翅追上了想要拉开距离的薙刀,一个闪身挥刀斩断薙刀的左手掌,鲜血四溅。
  薙刀发出一声长啸,单手稳住刀柄,从雁翅头顶扫过,斩落了几绺深蓝发丝,迅速收回刀想拦住雁翅的反击,却被雁翅灵活地顺势一划卸了力道,来不及收刀,腹部被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黑烟瞬间笼罩了上半身,脸上两团幽蓝的光若隐若现。
  雁翅退回审神者身边:“还有多久来?”
  回应他的是审神者的沉默。
  
  
  小夜骑在飞奔的马匹上,太郎太刀的手臂绕到他身前握着缰绳。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被江雪兄长抱在怀里看书的场景。那时候的天气还没有这么冷,天空还没有这么黑暗,审神者还……没有受伤。
  刚才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本体脱出她的手了,再也没有把刀拿起。
  发生了什么?我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
  心底传来一种不知名的酸胀感,和被旧主卖掉时的感觉有些相似。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仿佛迅速地堆积在一起就要爆炸一样。
  就在那时,一位付丧神似乎是将自己抱到了他的马上,耳边有一阵快得听不真切的狐狸音,夹着几句低沉的回应声。
  啊……是太郎先生啊。
  像江雪兄长一样的,大约是称之为宁静的气息将自己包围了,心中即将溢出的疼痛感忽然蒸发得一干二净。
  身后有些沉重的斗笠和包袱被太郎解下来,拿到手中后似乎停顿了一下,随后挂在了马匹身上。
  说起来,太郎先生也有自己的兄弟呢。也是十分要好的兄弟,正在本丸里等他回去吧?
  我要去审神者的身边,然后带她回家,回家去见同样等待着自己归去的,江雪和宗三兄长。
  这就是自己正要做的事情,无关复仇的重担,也无关世人的眼光。
  
  
  雁翅用尽全身力气,将薙刀砍来的一刀推开,转头望向倒在草丛里仍一动不动的人影。
  被召唤出来时灵力的供给就明显不足,只能发挥三成实力不到的雁翅身上也早就挂了彩,刚刚薙刀长啸引来的大太刀更是让战局优势明显倾向了溯行军。
  “这……真是……”
  染血的指尖变得有些透明,雁翅尽量用巧劲拦开挥向身后人影的刀剑,保存着仅剩不多的体力。
  再次挥起刀拦下两振敌刀的左右夹击,废掉大太刀的双臂后,自己的身影变得全然透明,手中腰刀陡然掉在地上,折断了刀尖的大太刀穿过身体也没什么实感。
  召唤时注入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身上已然完好无损,两振敌刀一步步走向地上的身影。
  已经无能为力了。
  
  
  “主人!”
  小夜忽然喊了出来,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惊喜。
  “我们还没到呢。出现幻觉了吗?”太郎低头看向他。
  “不、不是!主人她又将我的刀拿起来了!”小夜伸长了脖子望向前方的一片朦胧。
  “是的,就是这样。主人她没事,我们已经快赶到了,一切都要结束了。”莺丸的声音带着些沙哑。
  “结……束?”小夜愣愣地看向右边驱马靠近的莺丸。
  “对,我们要把主人接回家了,很快的,不用担心了。”莺丸说完后转过了头,将视线放回路上。
  “回家……吗……”小夜的声音越来越小。
  太郎看着趴在马背上睡着了的小夜,默默将手臂收回一些,防止他掉下去,又将挂在马背上的布包小心地系紧。
  马蹄掀起一阵阵尘埃,逆着风消失在夜色里。
  
  
  
  
  
  
  (舍人碎碎念:
  尽力描写了“成长中的小夜”和“作为哥哥的太郎”。
  嗨呀战斗真难写。
  ʕ̢̣̣̣̣̩̩̩̩·͡˔·ོɁ̡̣̣̣̣̩̩̩̩✧下章回归逗比日常风!后排的观众让我看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

去理发店之前的雁翅。
东北审:没钱买洗发水养活你。╬

错银八宝卷草纹饰装雁翅腰刀。
比对了一下还是短发顺眼。

关于雁翅。

全名:错银八宝卷草纹饰装雁翅腰刀。

数据:总长96厘米,刃长77厘米,宽4厘米,刀头宽5.2厘米,厚0.8厘米

形态:折沿圆铁镡,正反两面满工,正面错八宝图案,刀镡背面及柄环和柄首均错满卷草纹,错银保存完好,硕大扇面方装,刀身两侧在距刀镡5-6厘米处开双槽,槽深且及工整,线条流畅,直通刀头。刀头造型简洁有力,刀背厚重,饰有竹节纹饰。

超喜欢这把明朝的刀所以让他出了个场www银色太好看了呜呜呜
入刀剑坑以后对兵器有了种奇妙的感情。

◈东北那个本丸儿(九)远方

◈本章有原创刀剑出没注意
  讲述了一个来自东北的婶婶和本丸里刀男人们的故事٩(*´◒`*)۶
  蛇精病文风的lofter初作,基本上就是练手。写得不好的话真是万分抱歉(土下座
  并没有乙女和腐要素。
  
  
  
  
  
  
  
  
  
  小夜的手被审神者牵在手里,对方传递过来的温度比平时高了不少,走出很远后甚至有了微微的汗意。
  “仇敌,都在哪里呢。”小夜保持着警惕,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但此刻旷野上只有两人踩过干枯杂草的声音,一声声相继被阴冷的风裹挟而去。
  “已经遭遇了几场战斗,再这样走下去的话,大概不是迷路就是被斩杀,而迎接我们的队伍还在那边很远的地方。”审神者忽然停下脚步,把左肩上趴着的狐之助抱给小夜,又把背后的布包解下,从小夜背后的斗笠下面绕到他胸前打了个结。
  “主人?”
  “由小夜跑过去找他们过来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审神者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呼吸频率,“拜托你了,小夜,狐之助会告诉你方向的。”
  “我知道了,很快就回来。”
  小夜跑出去几步后,忽然又折回来,在审神者惊讶的目光中,把手中短刀迅速塞到她怀里,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眼中的惊讶转化为笑意,审神者握住了手中的短刀:“真是个……好孩子。”
  她向小夜跑开的方向望去,恰好对上同样看向自己的狐之助,脖颈上的铃铛叮当作响,清脆的声音飘出很远。
  都是好孩子呢。
  所以,有谁想要伤害他们的话……
  动作利落地抽出了短刀,泛着寒光的刀身上映出赤红色的双眸。
  
  
  弯腰躲过背后犀利的一刀,向后跳了一步,审神者将刀尖指向对方:“偷袭啊,真卑鄙。”
  面对着的是,从刚才就注意到了的,高大的薙刀溯行军。
  对方不再刻意隐匿自己的气息,同时停止了攻击,俯下身,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薙刀身上惨白的狩衣猎猎作响,沾染的血迹已经干涸发黑。
  侧身躲过接连而至的两下突刺,审神者转守为攻,在薙刀攻击落空时一刀刺向薙刀的左胸。
  刀剑碰撞声响起,被弹开的身影在落地前快速调整好姿势,稳稳落地。再次握紧刀时,才发现右手上一片粘腻,从手腕一滴滴落下。
  “真、真快……”
  无暇擦去手上的血迹,薙刀的一个横扫已近在眼前,勉强双手持刀挡了过去,右手上复又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
  “不能倒下啊……!”
  想着鼓励自己,事到如今却更像自我安慰。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落了下乘,形势极为不利。脸颊上不断有血珠划过,带来微弱的痒意。
  一击不成,薙刀又收回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再次重重挥出。
  体力已经消耗大半,尽管看清了对方的动作,依旧没有完全躲开,一瞬间甚至仿佛听到了刀和腿骨撞在一起的声音。
  向下看去,左膝以下一片血肉模糊,刚才站着的地方留下了一大片血泊。
  
  
  小夜拼命向前奔跑着,胳膊和腿上已经被锋利的杂草和灌木划出了浅浅的血痕,胸腔里因为剧烈喘息而烧灼似的疼痛。
  通过和本体的联系,小夜能感觉到主人在使用自己的刀战斗,并且持续了很久。
  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象那边的战斗,但视线已经随着思维的混乱逐渐略微模糊。
  什么“去找队伍过来”,都是骗人的啊。
  只不过是……想支开自己罢了啊。
  那双经常摸着自己头发的手。
  那双会给自己柿子和点心的手。
  那双拿着笔和纸认真工作的手。
  现在正沾满了鲜血,颤抖着,握着自己,小夜左文字的刀柄。
  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小夜忽然看见了远方逐渐放大的几个黑点。肩上的狐之助坐直身子,铃铛中的红光越来越明亮,变得刺眼。
  小夜放慢了速度,支撑着举起脱力的手臂拼命招手,想要开口喊他们,却发现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火辣辣的疼着。
  被风吹得干涩的双眼不知不觉间就润湿了。
  
  
  单膝跪地,审神者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把手浸在血泊里。
  薙刀身上狩衣和乌帽子都覆盖了新的血迹,鲜红地染在上面耀武扬威。
  对薙刀造成的伤害几乎能忽略不计,自己的身体却已经到了极限。额头上粘着的独角已经掉下,掉在深红的血泊里,仿佛是在嘲笑自己的弱小。
  “哈啊……差不多……该……”
  双手从血泊中缓慢地拔出了深蓝色的刀柄,手中注入的灵力时断时续。
  不远处的薙刀冷漠地俯视着,将刚收回的刀又拔出,大踏步向自己走过来。
  “该够了吧……”
  古银色的刀身被拔出了大半,逐渐减弱的灵力不停向里面输送着,沾着血的腰刀忽然放出微弱的光。
  “……雁翅。”
  
  
  
  
  
  
  
  
  

  (舍人碎碎念:
  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小红心小蓝手拼命砸向咱吧!
        红眼睛不是红眼病,是戴了美瞳(笑
  没错雁翅是咱天朝的刀www不会出场太多,估计下章就走。毕竟雁翅设定是染血而出。
  去考试了,3天后(还有动力的话)就更新下一章,非常抱歉(鞠躬

◈东北那个本丸儿(八)和小夜同行

  讲述了一个来自东北的婶婶和本丸里刀男人们的故事٩(*´◒`*)۶
  蛇精病文风的lofter初作,基本上就是练手。写得不好的话真是万分抱歉(土下座
  并没有乙女和腐要素。
  发现上面几句话少了点啥没有?
  
  
  
  
  
  
  
  
  会议室里,被所有人注视着的三日月宗近,在众人带着期盼和急切的目光里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哈哈哈,甚好甚好。”
       “……”
  鹤丸连忙拦住三日月对面差点抽刀的长谷部:“哎冷静冷静冷静,三日月的意思是,我们听主人的指示就对了,暂时没有危险的。”
  “没有危险?”长谷部盯着三日月悠闲的表情。
  “说起来,我手里好像还有这个东西来着。”三日月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圆盘,中间红色的小指示灯一闪一闪的,金色的指针笔直地指着西北方。
  “这个是?”
  “能够定位到狐之助位置的小装置,好像也能从里面听到它说话。主人昨晚突然把这么先进的东西给了我,老爷爷还不太会用呢,哈哈哈。”
  “刚才失态了,非常抱歉,三日月殿。所以狐之助提到主人的情况了吗?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长谷部被鹤丸强行按回了椅子上坐下。
  “情况啊,狐之助说,主人暗堕后在和溯行军……”
  “和溯行军作战?!她一个人?我马上就去找她!”长谷部用几乎是翻了两倍的机动,“蹭”地又站了起来就要跑出去。
  “……玩行酒令。”三日月慢悠悠地说完了被打断的话。
  “哈?!”
  这声是除三日月外所有刀一起发出的。
  
  
  审神者依旧稳稳当当地坐在已经一动不动的牛鬼骨头上,掏出随身带着的红绿大花手帕,用较为干净的部分抹了把额头上正在不断滴落的汗珠,独角在脸上投下一条长长的阴影。
  “为什么你一次都没输过,是不是有小动作?还是串通好了?”太刀随手解开头上的乌帽子,把沉甸甸的护膝摘下来一扔,毫不在意地砸在早已倒在地上的胁差脸上。
  “你可拉倒吧,咱哪能干那么咯应人的事儿呢,再说了我一新来这旮瘩的人儿,有几个屋头都没记住,上哪儿找人唠扯着寻思咋整事儿呢,是不是这理儿啊老铁?”审神者收起手帕,塞回口袋里。
  “你在以前的住处里肯定没少玩,而我们听都没听说过这种什么……划拳的喝酒方式,明显不公平。”太刀一脚踏在桌子边缘处,对着面前盘腿坐着的唯二没醉倒的人之一,脸红脖子粗地据理力争。
  “哎哟我的妈呀,这误会可大发了啊,我跟你掰扯掰扯啊老铁,”审神者眨巴着已经变为赤红色的双眼,翘起了二郎腿,“要说起我以前搁那居所里头过的日子……贼拉的别扭啊。那些被派来的刀,个个儿瘦弱得风一吹就倒,还不扯息我,要多没劲有多没劲,啥啥不让,还非得死守着一成不变的旧东西,多少年前的旧帐了,图个啥劲呢,没一个脑瓜子清亮的。”
  话音未落,审神者脖子上盘着的短刀已经飞了下来,张口咬住地上金色的绳子,上面系着最后一个还装有酒的酒壶,随后飞到了太刀面前,松了口把酒壶放在桌子上。
  “真有眼力价儿啊小短刀,知道我俩打算喝酒了。来来来,咱哥俩酒量好,赶紧的来最后一局,”审神者双手拍在桌子上,震得酒碗一颤,脖颈又迅速盘上骨蛇冰冷的身体,“你要是个汉子的话,今儿个咱俩就喝个痛快。”
  “好,喝个痛快!”太刀坐回木椅上吼了一声,把右手里紧握着的太刀靠在旁边的椅子上斜立着,空出手来撩开被头发遮住的右眼,粗壮的骨尾“啪”的一声打在椅背上,打落了一根横木。
  横木滚落到一堆空酒壶的边上停下,发出一声不甚清脆的敲击声。
  
  
  日薄西山,刀剑男士们在三日月的指示下又回到了会议室,不同的是这回每一个人都将常服换成了出阵服。手中握着自己的刀剑,众人一齐盯着桌上小小的圆盘。
  “要出阵了呢。”
  三日月拿起“嘀嘀”响个不停的圆盘,里面传出熟悉的狐狸音:
  “三日月殿,请您帮忙挑选六振刀剑组成队伍前来,准备行动了。”
  “好,我知道了。交给我吧。”三日月深蓝色的瞳孔依旧古井般沉寂,映出的新月一闪而逝。
  
  
  看着最后一把太刀也晕倒在地,审神者自言自语般地嘀咕着:“没一个能喝的,真是……。”说着就拎起了桌子上没喝完的半壶酒,金色的绳子握在手里意外地柔软。
  走到了外面的审神者背着个布包,用脚关上门,留下伪装成骨蛇短刀的狐之助在门口盯着里面的溯行军,又把手心里藏着的一小瓶药剂收起来,胡乱在衣摆上蹭了蹭手,从腰间拿出一把漆黑的短刀。
  注入灵力后,蓝发的付丧神又出现在眼前。把手中还残留着温度的短刀交回他手上,审神者的脸上是少见的严肃:“走出这里后可能会遭遇袭击,记住,把保护好自己放在第一位。”
  小夜扬起头看向审神者:“我们是要去复仇吗?”
  “虽然不全是,不过这次的确有复仇的意味啊。”审神者说着,脚已经踏出去走在了小夜的前面。
  如同盲龟百年一遇浮木,优昙华千年一绽光华……呢。
  
  
  
  
  
  
  
  
  (舍人碎碎念:
  下章……搞事。
  刚才4次没发出去,删了又发的。吓死了。
  欢迎评论里撩哧咱啊!小蓝手小红心欢迎啊!
  放心吧都是自家孩子舍不得真下手虐。